说好了先离婚再复婚就约定无共同财产,幸亏有微信聊天记录做证

管斌 江门国晖律所
管斌 江门国晖律所
管斌 江门国晖律所
107
文章
0
评论
2021年11月24日12:40:58
评论

说好了先离婚再复婚就约定无共同财产,幸亏有微信聊天记录做证

争议焦点

原、被告在民政局登记离婚,离婚协议约定:男女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共同财产,故不涉及分割共同财产。

但通过微信聊天记录可以看出,双方协商为照顾被告母亲的情绪先办理离婚手续再复婚因此未处理财产。被告在离婚后将原告微信、电话“拉黑”等行为,均表明其没有复婚的表现,被告的欺骗行为导致原告就共同财产作出不当处分,且被告在原告出国留学期间将双方婚后共同购买的奔驰轿车置换奔驰GLC2604MATIC轿车(北极白色),故该车辆属于夫妻财产应予分割。

基本案情

甲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请求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第一辆奔驰汽车,被告支付原告27万元,被告不分;2、请求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第二辆奔驰汽车,被告支付原告40万元,车归被告所有。

原告甲与被告乙于××××年××月××日登记结婚,于2019年7月、8月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商量,为照顾被告母亲的情绪先办理离婚手续再复婚的相关事宜。2019年8月19日原、被告在县民政局登记离婚,离婚协议约定:男女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没有共同财产,故不涉及分割共同财产。

2017年1月13日,原、被告共同购买奔驰C200L运动轿车(宝石蓝色),由被告乙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签订《销售合同》,登记在被告名下,约定合同总价款320800元,定金30000元,余款290800元由金融机构贷款支付,车牌号为冀R×××××。

2018年12月15日,被告乙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签订《车辆定金合同》,约定购买奔驰GLC2604MATIC轿跑SUV,价格473800元,定金10000元,二手车C200L保持现有车况,置换价格250000元。

2018年12月27日,被告与梅赛德斯-奔驰租赁有限公司签订《融资租赁与保证合同》,约定车辆型号GLC2604MATICCoupe,发动机号码X,车辆识别代码XX,车辆经销商(卖方)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融资成本总额293793.2元,融资费用总额53131.68元,还款金额总额346924.88元,购买价款473800元,已支付给卖方预付款180006.8元,预定租期24个月,每期租金2213.82元,免租金4期。

2018年12月28日,被告与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就上述合同中的车辆签订了《销售合同》,并于2019年1月4日注册登记车牌号为冀R×××××,该车辆为北极白色。

至2020年10月10日,上述车辆尚有298220.84元融资款项未偿还。

一审判决

一审法院认为,民事法律行为从成立时具有法律约束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九条规定“男女双方协议离婚后一年内就财产分割问题反悔,请求变更或者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人民法院审理后,未发现订立财产分割协议时存在欺诈、胁迫等情形的,应当依法驳回当事人的诉讼请求”。

本案中,原告甲与被告乙于2019年8月19日登记离婚,既包括解除婚姻关系的形成行为,也包括夫妻财产分割等附随行为。通过双方的微信聊天记录及支付宝聊天记录可以看出,签订离婚协议时双方明知夫妻共同财产即涉案车辆宝石蓝色奔驰汽车的存在并登记在被告名下,却仍然约定“双方无婚后共同财产,无婚后共同债务”,视为双方对共同财产达成了一致协议。但该微信聊天记录及支付宝聊天记录亦可以证实,双方在登记离婚前后一直在协商离婚事宜,并明确是为照顾被告母亲的情绪,待好转后复婚,但被告在离婚后将原告微信、电话“拉黑”等行为,均表明其没有复婚的表现,被告的欺骗行为导致原告就共同财产作出不当处分,且被告在原告出国留学期间将双方婚后共同购买的奔驰C200L轿车(宝石蓝色)置换奔驰GLC2604MATIC轿车(北极白色),故该车辆应予分割。

原告主张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第一辆奔驰汽车,被告支付原告27万元,被告不分。因该车辆已由被告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置换了第二辆奔驰GLC2604MATIC轿车,故对原告的该主张不予支持;原告主张分割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的第二辆奔驰汽车,被告支付原告40万元,车归被告所有。因该车辆于2018年12月28日购买时总价473800元,双方共同购买的第一辆奔驰C200L轿车置换价格250000元,融资成本总额293793.2元,融资费用总额53131.68元,还款金额总额346924.88元,融资费用均是由被告偿还,至2020年10月10日,该车辆尚有298220.84元融资款项未偿还,且该车辆购买后一直由被告占有使用,故综合考虑被告在处置财产的过错及双方对该车辆在2019年8月19日登记离婚时的价值认定、车辆贬值等情形,本院酌定该车辆归被告所有,被告给付原告车辆折价款150000元,剩余融资款项由被告偿还。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七条之规定,判决:一、登记在被告乙名下车牌号为冀R×××××的奔驰GLC2604MATIC轿车,归被告乙所有,被告乙偿还该车辆剩余融资款项;二、被告乙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原告甲上述车辆折价款150000元;三、驳回原告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上诉意见

乙上诉事实和理由:

1、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在2019年8月19日办理离婚手续过程中通过欺骗行为导致被上诉人就共同财产做出不当处分”的事实是错误的。首先,上诉人从未主动向被上诉人作出“离婚后可以再行复婚”的承诺;其次,上述微信对话中并未体现出二人对于婚内共同财产、共同债务的分配约定;

2、一审法院认定“奔驰GLC260汽车”为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共有财产的事实存在错误。首先,“奔驰GLC260汽车”系融资租赁合同的标的物;其次,一审法院按照“按揭贷款购车”定性该车所有权为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共有并予以分割错误;

3、一审法院在上述车辆被错误认定为夫妻共同财产并进行分割的分割方法错误;首先,该车分割价值不应以双方离婚时的价格予以分配;其次,该车归属不应因以上诉人与融资租赁合同各相关主体签订合同并偿还租金便将其归属判给上诉人,而要求上诉人向被上诉人支付相应差价;最后,一审法院在未采取法定计算公式或者经第三方合法评估机构依法评估情况下,酌定该车归上诉人所有,上诉人给付被上诉人车辆折价款150000元等裁判内容涉嫌滥用自由裁量权之嫌。

甲辩称:

一、微信聊天记录及支付宝聊天记录证明了上诉人在办理离婚手续的过程中存在借口先离婚后复婚,对被上诉人进行欺骗的行为,导致被上诉人就共同财产作出不当处分;

二、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上诉人私自变卖了双方共有的第一辆奔驰汽车,这在一审上诉人提交的证据第14页2019年8月6日微信聊天记录“又能坐我的蓝色奔奔了”中可以证明,同时上诉人又隐藏了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其购买第二辆奔驰汽车的事实,因第二辆汽车也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当然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上述事实也证明了上诉人存在婚姻法第47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财产分割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第21条规定的隐藏、转移、变卖、损毁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形,依法对败诉人不分或少分,同时应对其予以罚款、拘留;

三、关于上诉人购买第二辆奔驰汽车的合同证据,上诉人在一审时拒不向法庭提交,在本次上诉中,上诉人将其提供,再次证明上诉人存在隐藏、转移、变卖、损毁夫妻共同财产的情形,应追究其相应责任;

四、一审判决从第二辆汽车购买时的总价,第一辆奔驰车置换价及第二辆奔驰车自购买后一直由上诉人占有使用等方面综合考虑上诉人在处置财产的过错及双方对第二辆奔驰汽车在2019年8月19日登记离婚时的价值认定及贬值等情形,进行酌定,分割正确;

五、即便上诉人对第二辆奔驰汽车进行了转卖等处分,也不影响法院对其进行酌定折价款。

二审判决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主要争议系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所取得的夫妻共同财产是否应当分割。

关于是否存在欺诈问题依据2019年7月、8月间乙与甲微信聊天记录的相应内容,可以证实二人曾通过微信聊天的方式商量离婚事宜,在甲同意离婚后,乙称:“哎呀,这就是事儿归事儿。她就是拗不过那一口气,其实我了解我妈的,而且我妈也表达了,等你学成回国的,所以这段时间,你跟她加了微信,好好跟你对对话,就没事了”,甲称:“我怕你妈不让我们复婚”,乙称:“不会的啊!我妈其实不是那样的人……她一切还是为了我们好的,这件事只是为了教育我们”“好,放心”……,上述交流内容中乙虽未明确表示离婚后复婚,但应该隐含该意思表示,因乙之误导,导致甲相信二人离婚后还会复婚,基于能够复婚,在二人沟通过程中,甲未主动涉及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分割问题,并且在双方离婚协议中错误作出“双方无婚后共同财产,无婚后共同债务”之约定,该约定并非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依据相关法律规定,甲在合理期限内主张分割财产并无不当;

关于奔驰GLC260汽车是否为夫妻共同财产问题。二审期间,乙在庭审过程中提交《融资租赁与担保合同(先享后选-弹性购车方案)》、《抵押合同》、《销售合同》复印件,证明奔驰GLC260汽车为融资租赁合同的合同标的物;庭后提交关于奔驰C200L轿车(宝石蓝色)车辆的《融资租赁与担保合同(先享后选-弹性购车方案)》、《抵押合同》、《销售合同》等复印件,亦欲证实上述车辆为融资租赁合同标的物,但乙无法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2017年1月13日依据乙与廊坊利星行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签订的关于购置奔驰C200L轿车(宝石蓝色)一辆《销售合同》作出合理解释,依据该销售合同,能够证实乙、甲系贷款购车,在交付相应足额款项后享有该车的所有权;而后乙虽然提供于2018年12月27日与梅赛德斯-奔驰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融资租赁与担保合同(先享后选-弹性购车方案)》、《抵押合同》、《销售合同》等,在甲均不予认可的情况下,无法改变乙、甲对置换后的奔驰GLC260享有所有权

诉讼过程中,乙称其对奔驰GLC260没有处分权,并主张其在处置车辆的时候是奔驰租赁公司按融资租赁合同对其要求处理,但其并未在庭后提交奔驰租赁公司对其作出指示的任何材料,故乙无法证实其处分奔驰GLC260系受奔驰租赁公司指示;同时,依据乙与案外人宿秀霞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的相关内容可以证实乙享有奔驰GLC260的所有权,故一审法院认定案涉车辆为夫妻共同财产,并依据相关规定对案涉财产作出处理符合法律规定;

关于财产份额问题,依据双方微信聊天记录,乙置换该车辆时并未告知甲,亦未得到甲之同意,且置换后乙存在欺骗甲之情形;依据乙与案外人签订的《车辆买卖合同》,案涉奔驰GLC260车辆仅剩价值31万元,相比置换该车辆时价值473800元明显降低,不排除乙在处置该车辆时存有恶意,同时,一审法院综合该车辆占有使用、双方在处置财产的过错及双方对该车辆在2019年8月19日登记离婚时的价值认定、车辆贬值等情形,判决案涉奔驰GLC260归乙所有,并给付甲相应份额的折价款亦无不妥。

综上所述,乙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21)冀10民终1865号

weinxin
江门国晖律所管斌微信
微信号码:15019897939,专业提供婚姻、债务、劳动工伤、交通肇事、刑事辩护等法律服务!
管斌 江门国晖律所
  • 本文由 发表于 2021年11月24日12:40:5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0750ss.com/hyjc/381.html
婚姻继承

离婚后能否要求对方承担子女的兴趣班费用

离婚后,孩子的贵族兴趣班费用怎么分摊? 李小鱼和妻子木子育有一女儿,女儿从小的衣食住行,加上学钢琴、舞蹈、暑期夏令营、冬令营等各项费用,平均每年花费约12万元,女儿小学毕业时,李小鱼和妻子离婚,约定孩...
婚姻继承

热恋转账高达百万 分手索要“查无实据”

恋爱6年,林女士给了男友128万元,分手想要回,结果却发现没有要回的“证据”。 林女士与王先生自2015年起恋爱。在交往过程中,双方资金转账不断,主要用于淘宝购物、美团外卖、信用卡还款、还贷款等。 在...
婚姻继承

闪婚闪离,彩礼咋退?

登记结婚短暂生活 俗话说的闪婚闪离 离婚时彩礼应否返还呢 漯河中院在一起判例中认为:对感情基础薄弱、登记后仅短暂共同生活的情况,以一般人的理解,给付彩礼的目的显然未能实现,对此也应以认定为符合返还彩礼...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